赤彤丹朱

[楼诚][向哨]蒿里行 章12

12
 

本链接说这块肉吃不吃都不影响情节的连贯性


http://www.gcslash.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3904&page=2#lastpost



“不想被干死就别乱动。”

这个澡洗得漫长。明长官在阿诚的指挥下勉为其难亲自换了床单,看阿诚美滋滋地裹着他的浴袍瘫在床头,嘴边还挂着笑。

“饿了。”

明楼也早就饿了,阿诚做好的饭就摆在餐桌上,他琢磨的是谁该去热饭的问题。

做大哥的不能不大度些。明楼贴过去,舔了一下他沐浴后发红的耳垂。

“等着......大哥来喂饱你。”

阿诚缩着脖子躲开他,脸又慢慢红了。

体温正常,高烧退了。明楼满意地下厨房。


“.......一个娇羞满面,一个春意满怀,好似襄王神女会阳台......”

阿诚循了明楼拿腔拿调的唱腔进了厨房,目瞪口呆。明长官把几个小菜和米饭一起倒在锅里,加了半锅水焖着,自己靠在一边哼着小曲自得其乐。

“上海菜饭。”

他看起来还挺得意。阿诚无语地走开给自己倒水喝。

“缓过来了?”

阿诚仰头喝水不理他,明楼踱过来,摸上他的脖子,轻轻摩挲,又扯开他的浴袍往里看。

伤痕消失了。

结合后的哨兵,自愈能力又提升了。

吻痕尤在......烙在细腻泛着光泽的肌肤上,专属于他的印记。

明楼拿走阿诚手里的水杯,将他仰面压在流理台上。阿诚微微偏了偏头,任由明楼吻上他的侧颈。

禽兽。

“不许腹诽。”明楼投入地品尝他线条优美的脖子,用换气的间隙提示他,“现在你心里想的......我都知道。”

“哦?”阿诚挑了眉,屈起一腿轻轻撩拨他。

“反了你了......”明楼趁势握住他的脚踝托起膝弯,阿诚的手已经灵巧地解开了他的裤子。

明楼捉了他在自己身前点火的手,举到唇边细细地吻,缓慢而温柔地进入他。锅里的汤水开了,阿诚扭身伸长了手臂把瓦斯炉关小,明楼不满他的分神,用力狠顶了一下以示惩戒。

阿诚立刻就软了腰,化成一池春水在他身下荡漾。明楼爱极了他在自己怀中轻哼着享受的乖觉模样,于是更有耐心地缠绵厮磨。阿诚半阖了眼,轻抚着明楼的脸,微凉的手指一分一寸拂过他的眉眼,逗弄睫毛,划过鼻梁,爱抚他的嘴唇。明楼叼了他的指尖在齿间慢慢磨,含进去一个指节一个指节舔,从手指舔到指缝,舌头滑过瘦不见骨的手背,轻吻他的手腕,嘴唇贴在动脉上静静感受他生命的跳动。阿诚终于发现自己手腕伤痕已消光洁如初,惊诧了一瞬,待明白过来,脸已红了。

饭菜香在厨房里欢快而温情脉脉地蒸腾,饮食男女大欲存焉,这时刻,他们和这滚滚红尘中的普通爱侣并无区别。


评论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