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彤丹朱

[楼诚][向哨]蒿里行 章8

8


平日里高高在上不露一丝破绽的明长官,自家小弟竟然是军统特务毒蝎,这个惊天八卦已经让新政府上下目瞪口呆够谈论一年了,所以明秘书因为代长官送小弟一程,把自己折进了76号也就算不上什么噱头。不过76号的女魔头汪曼春,和文质彬彬的明长官之间究竟爱恨纠缠到哪一步却是大家都关怀备至的,所以明秘书在从76号出来的第三天,玉树临风地出现在政府办公厅经济司的茶水间时,各种叵测的视线就若即若离地粘在了他身上。

据可靠消息,在明秘书回来上班的前一天,明长官亲自去了财务室,预支了明秘书一年的薪水。然后,在明家帮佣多年的明秘书的老娘,就被送回老家颐养天年了。

公器私用啊啧啧啧。明秘书此番为长官顶缸也没捞到多少油水嘛,明长官这算盘打得也太精了。

切,这算什么。明秘书和76号梁仲春称兄道弟好得穿一条裤子,在明长官眼皮底下翻云覆雨发国难财,你们当明长官真蒙在鼓里?

听说明秘书和青帮也私交非浅......

阿诚装聋作哑,泡咖啡的手法和平日一般优雅凝炼,杯勺相碰叮咚清脆,竟带出几分凌厉的杀伐之气。

四周的窃窃私语识相地散开,各怀鬼胎干自己的事去。

风纪扣直扣到下巴,袖口垂下遮住手背三分之一。伤痕还没有完全消失,但外表看来已经无懈可击。“笃笃笃”在明长官办公室门口敲门,然后推门闪身而入。

“外面都嚼什么舌头了。”

明楼见阿诚进来,放下手中的文件抬头看他。

“都如大哥所料。”阿诚倾身将咖啡杯放在明楼手边,杯柄朝向他的右手。

“哦?”看阿诚举止神情如常,明楼心情不错,“愿闻其详。”

“六亲不认贪赃枉法,”阿诚挑了嘴角看他,眼里却没有多少笑意,“一对汉奸。”

明楼尴尬地笑笑,闭目捏捏鼻梁,“就没什么新鲜的。”

“新鲜的也有,”阿诚的声音凉了几度,“汪处长举止失当被羁押,明长官夜访76号,情深一往令人动容。”

早知瞒不过,就不该瞒着他。明楼心里叹气,面上却带了几分调笑,“哎哟,早饭吃的什么这么酸。”捉了他的手往怀里带,又作势去闻他的嘴。阿诚旋身挣开肃立一旁,脸却已经红了。

明楼正了脸色,起身走到阿诚身边,贴面抱住他,下巴搁在他肩上。阿诚任他抱着,身体却一点点僵住。

“阿诚。”

阿诚的喉头哽住,发声艰难。

“大哥。”

“死间计划走到这一步,我不能不谨小慎微。对汪曼春......还没有到收网的时候。”

“我......明白。”

“我和她的所谓旧情,是最好的掩护。相信我,到了死间计划成功的那一天,汪曼春对你、对明台所做的,我都会讨回来,毫厘不爽。”

“我知道......大哥。”

明楼轻叹了一声,温热的呼吸萦绕在阿诚的颈间,他的身体更僵硬了。

“这一次,是我大意了,险些暴露了大哥。”

阿诚的声音很轻,但从他身体里传来的歉疚几乎灼伤了明楼的掌心。明楼骤然抬头,双手抓住阿诚的肩,紧盯着他的脸。

“你......再说一遍。”

“我......”

明楼的眼神攫紧了他的身体,他的气息窒息了他的感官,他感到自己从内而外,灵魂到身体都无所遁形。身体的热度在上升,他深深吸气,咬牙,稳住心神。

“是我大意,连累大哥去做违心之事,和汪曼春虚与委蛇。”

明楼笑笑,放开了他。

“言不由衷。”

阿诚张嘴欲辩,明楼伸出一指按上他的嘴唇,贴过脸去,额头和他相抵,又放开。

“还在发烧。”

“低烧而已。”

“把结合热这么不当回事的,怕也只有你了。”

“书上说得吓人,但并没有真的死于结合热的案例来佐证,不是么。”

阿诚不着痕迹地退开,转身准备出门。

没有案例来佐证,是因为不会有谁会冒着死亡的风险,拒绝与真爱的伴侣结合吧。简直不可理喻好么。

明楼跟上一步,将阿诚按在门上,顺手落锁。

“你刚才说,我去见汪曼春是违心之事。那么,什么才是遂心之事?”

明楼的声音压得很低,气流在阿诚的耳廓边回旋。结合热控制下的身体是一片广袤而燥热的荒原,这个身体呼啸着,沸腾着,渴望大哥的一切,他的声音,他的眼神,他的嘴唇,他的每一寸肢体和肌肤,他轻柔的抚摸和吮吸,他霸道的揉弄和啮咬......那是他的甘霖。只有他,他命定的唯一的向导。

然而他不能。

大哥靠近他,他的身体在爆裂在燃烧,可是他不能。他不愿被本能绑架了理智,从前是,现在更是。

明楼这一次却不打算放过他。他挺身,用胸膛将阿诚压在门上,他的眼神幽暗,眼底却有火苗跳动。

这火苗吞噬了阿诚的最后一线理智,让他躁动的荒原转瞬延烧为漫天的火海。这是大哥,不仅是他命定的唯一的向导,还是他的大哥,他朝思暮想几千个日日夜夜渴望占有也被他占有的那个人。如果本能不足以击溃理智,那情感呢?

对大哥近乎疯狂的爱恋,从来就让他溃不成军。

评论(4)

热度(110)